辽宁兰博钢铁:钢铁日报:8月24日钢企动态

2020-08-24 10:10:33 兰博集团 29

未来钢企重组构想:一个2亿吨级、三个6000万-1亿吨、五个5000万吨左右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董瑞强中国钢铁产业大规模的兼并重组正在加速推进。

集中度低的问题已困扰钢铁业多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粗钢产量排名前10位企业的产量占全国比重为36.6%,比2015年提高2.4个百分点。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钢铁产业集中度近几年不升反降,该地区2019年产量排名前4位企业集中度仅25%,比2015年还下降了5.8个百分点。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说,目前中国钢铁行业正处于兼并重组的窗口机遇期,必须抓住当前机遇加快全行业兼并重组,增强钢铁工业掌控战略资源的能力。中国钢铁行业要想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就要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区域号召力、专业影响力的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进而推动全国钢铁产业高质量发展。

2020年8月15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骆铁军在第十六届钢铁产业发展战略会议上表示,钢铁行业存在的诸多问题集中反映在行业集中度较低上,呈现出产量大、企业多的特点,市场竞争激烈,难以做到协同应对市场变化。2019年,中国前10家企业粗钢产量集中度为37%,不仅低于上下游行业,也低于国外同行。

这与集中度达到60%-70%的既定目标相比,相差甚远。未来几年,中国钢铁产业仍面临很大考验。通过行业大规模兼并重组,打造不同层级的优势企业集团,提高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推进产业结构和布局合理化,这是钢铁产业未来五年必须要走好的关键一步。

8月19日,一位大型国有钢企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一直以来,中国钢铁产业最突出的矛盾就是太过分散,集中度较低对下一步可持续发展是不利的。”在他看来,只有不断通过市场化兼并重组的方式,把这些企业整合联合起来,才能更好协商解决整个行业面临的突出矛盾和问题。这不仅对减少同质化竞争、开展行业自律十分有利,而且上游会有更大议价空间,增强话语权。

升级之路

钢铁产业的升级之路艰难而漫长。其实自2016年开始甚至更早,钢铁产业的升级问题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早在“十二五”规划时期,前10家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的目标就是“60%”,但近十年过去了,结果事与愿违。

“十二五”期间,中国钢铁产能达到11.3亿吨左右,重点大中型企业负债率超过70%,粗钢产能利用率由2010年的79%下降到2015年的70%左右,钢铁产能已由区域性、结构性过剩逐步演变为绝对过剩。

一些钢铁大省的钢铁产业甚至走入了“一边去产能、一边增产量”的诡异怪圈。中国粗钢产量由2010年的6.3亿吨增加到2015年的8亿吨,年均增长5%,并在2014年达到8.2亿吨的历史峰值。

产量的剧增,带来的并非产业集中度的提升,前十家钢铁企业产业集中度由 2010年的 49%降至 2015年的34%,全行业长期在低盈利状态运行,2015年亏损严重。产量增长导致的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总量持续增加,尤其是钢铁产能集聚区的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极限,绿色可持续发展已刻不容缓。

前述大型国有钢企的负责人说,“那时我们就预估和判断,此后数年,市场需求低迷和产能绝对过剩并存的格局将难以出现根本性改变。因为整个行业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问题太多了,太复杂了,解决起来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可能通过短期刺激实现反弹。”

时间倒回四年多前的11月14日,彼时的中国钢铁业仍未走出萧条、迎来繁华。为解决钢铁业诸多乱象,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发布《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358号文),这份在钢铁工业结构性改革关键阶段问世的旨在促进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指导性文件提出,到2020年,中国钢铁工业要实现全行业根本性脱困,粗钢产能净减少1亿-1.5亿吨,产能利用率由2015年的70%提升至80%,前10家重点钢企产业集中度从2015年的34.2%提升至60%。

同年9月,国务院早于358号文发布了一份专门针对钢铁产业兼并重组的十年规划,这就是后来被业界常提的“46号文”——《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这是中国钢铁业去产能、结构优化调整的顶层设计方案,当年6月底正式开启的宝钢、武钢重组,正是落实此份文件的一项重要举措,它为下一步兼并重组作出了示范。

与“358号文”不同的是,“46号文”时间跨度长且更为细化,明确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分三步走:第一步是到2018年以去产能为主;第二步是2018年-2020年,完善兼并重组政策;第三步(2020年-2025年)已进入实施阶段——“大规模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

“46号文”设定的总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和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例如无缝钢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说,“中国钢产业分散度很高,不仅是整个产业分散度很高,能够在市场上当‘带头大哥’的企业也不多,可以说很少。但反过来讲,我们的上游、下游实际上集中度都比我们要好的多。”

在迟京东看来,兼并重组要成为中国钢铁行业未来发展的主导,每家钢企都要考虑和谁重组优化的问题。

重组进行时

的确,此后几年间,中国钢铁业持续推进兼并重组,有国企战略性重组,也有民企跨区域重组。在宝武重组之后,2019年中国宝武重组马钢并实现对重钢的实际控制,粗钢产量达到9547.3万吨,成为世界第一大钢铁企业集团,也是中国第一个“亿吨级”的超级钢铁企业集团。同年,大冶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中信泰富特钢集团实现整体上市,成为全球最大专业化特钢集团,2019年粗钢产量达到1355.4万吨。

还有建龙重工加快推进对黑龙江、吉林、宁夏、内蒙古等地的重组,2019年粗钢产量突破3000万吨。包括德龙钢铁重组渤海钢铁成立新天钢集团,新组建的德龙集团粗钢产量达到1783.5万吨,首次跻身全国粗钢产量前十大企业集团,位居第九位。

这些都是中国钢铁产业推进兼并重组、提升产业集中度的经典案例。进入2020年以来,各地钢铁产业兼并重组的浪潮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山西、河北、山东、江苏等地纷纷出台方案,大张旗鼓加速推进。

山西省提出,鼓励山西建龙、晋钢集团等龙头企业,加快整合省内存量产能,打造差异化、多元化、集团化发展的区域龙头企业;推进高义钢铁和铭福钢铁通过市场化办法组建钢企集团;积极引导长治市钢企开展兼并重组,统筹组建联合企业集团。

河北省要求,加快推进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点推进民营钢企跨区域兼并重组,着力组建1-2家世界级大型集团、3-5家较具国内影响力大型集团为支撑、8-10家新优专特型企业集团。2020年底,产量排名前10家钢企粗钢产量占比达到60%,力争到2022年底提高到65%,大型企业集团整合上下游链条能力明显增强。

河北省邯郸市提出,以兼并重组促发展,2020年将钢企数量由17家整合为8家左右;到2025年,企业个数继续减少,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安阳市要求,2020年优特钢比重达到30%以上,企业数量由11家整合为4家。

8月14日,河钢集团与德龙集团签署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是河钢与民营钢企第一份全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河钢集团董事长于勇表示,将发挥资源协同、优势互补,打造混合所有制改革新典范,推进钢铁全产业链业务协同发展。

在钢之家董事长吴文章看来,中国加快推进产业兼并重组进程,未来钢企将形成一个2亿吨级、三个6000万-1亿吨、五个5000万吨左右特大型钢铁企业集团的产业格局,产业集中度达到75%或以上。

不过,企业的兼并重组历来是一个非常复杂漫长的过程,而且往往成功率不是很高。前述大型国有钢企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中影响因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来自地方利益的博弈、企业所有制的问题等。目前钢企兼并重组正逐步由前期政府主导更多体现为市场主导,经过激烈的市场竞争和博弈,钢铁产业最后终会走向整合协同。

隐忧仍存

中国钢铁行业面对的问题,绝不只是今天的,还要看明天。

前述大型国有钢企负责人认为,当前中国钢铁产业的隐忧还是比较大的,毕竟产量、库存还如此之高,未来违规新增产能现象以及产能扩张的风险犹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粗钢、生铁和钢材产量均创历史新高,其中粗钢产量9.96亿吨,同比增长8.3%,是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2020年1-7月,全国累计生产粗钢5.93亿吨,同比增长2.8%;生产钢材7.24亿吨,同比增长3.7%。

中钢协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退出粗钢产能3.05亿吨,同时新建(含拟建)、改造产能2.76亿吨。今年以来,河北、江苏、山东等传统钢铁大省新项目仍较多,占拟新建/在建产能的44.1%,超过其2019年粗钢产量全国占比(42.7%)。前几年已停产、破产企业产能中,有超4000万吨用于置换建设新的项目,投产后释放的产量又将对市场产生新的冲击。“中国到底有多少钢铁产能?怎么需要多少,就能给你出多少?”迟京东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一旦市场回落,这么大产能,供求矛盾加剧,要保持过去的好效益,是不可能的。更深层次原因是中国钢铁业自律性差,其中关键是产业集中度过低造成的,分散的产能,割据的分布,很难做到统一应对市场危机。

一位大型钢铁集团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大型化和高集中度,可以更经济地配置资源,是工业发展的大趋势。但他同时认为,并非越大越集中,效果就越好,这主要受市场、技术、资源、管理能力等诸多条件制约。“兼并重组是提高产业集中度的首选路径,但很多钢企并未控制住产能产量扩张的步伐。”他说。

来源:经济观察报

官宣!河钢与唐山市政府签退城搬迁协议,唐钢9月前全部关停!超700万吨产能置换至乐亭沿海!

兰博钢铁

8月20日晚间,河北国有钢企河钢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河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河钢股份”,000709)公告披露,按照河北省政府、唐山市政府对退城搬迁的决策和工作部署,“十三五”期间河钢股份唐山分公司(下称“唐山分公司”)位于唐山市区的产能将全部退城,产能减量置换至唐山沿海区域与河钢乐亭钢铁项目统筹实施。8月19日,河钢股份与唐山市政府就关停及补偿事项签订了《唐山市人民政府与河钢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唐山分公司退城搬迁协议》(下称“《退城搬迁协议》”)

据介绍,唐山分公司位于唐山市路北区和开平区,拥有炼铁产能704万吨,炼钢产能684万吨,轧钢产能1100万吨。河钢股份称,本次唐山分公司退城搬迁,除一冷轧厂等部分资产继续经营外,其余资产均需关停。截至2020年3月31日,唐山分公司需关停资产账面价值为385亿元

河钢股份称,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唐山分公司已关停的设备包括2000m高炉一座、3200m高炉一座、210m烧结机二台、265m烧结机一台、150吨转炉三套、150吨LF炉三套、150吨RH炉一套、板坯连铸机四套、250万吨1700热轧薄板轧线一条、250万吨1810热轧薄板轧线一条、50万吨线材轧机两套及上述设备配套的动力系统。

公告称,公司其余拟关停资产计划于2020年9月前逐步进行关停,主要涉及的设备包括3200m高炉一座、360m烧结机一台、55吨转炉两套、55吨LF炉2套、方坯连铸机三套、50万吨中小型型钢轧机一套、100万吨棒材轧机两套及上述设备配套的动力系统。

公告提到,唐山分公司退城搬迁腾退土地的权属人为唐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河钢唐钢”),唐山市政府同意将工业用地变性为商业和住宅用地,由河钢唐钢下属全资子公司唐山唐钢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唐钢发展”)缴纳土地出让金后取得商业和住宅土地使用权。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透露,唐山市政府同意以唐钢发展缴纳的土地出让金扣除政策性计提后的金额(下称“拨付资金”),于协议签署之日起360日内依申请拨付唐山分公司,用于唐山分公司的搬迁征拆补偿。

公告进一步补充道,唐山市政府拨付唐山分公司的资金,若不能弥补唐山分公司搬迁资产账面损失,差额由河钢唐钢及唐钢发展以购买关停资产残值等方式予以弥补。河钢唐钢与河钢股份另行签署资产转让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唐山分公司是河钢股份的核心资产之一,其关停将对其经营业绩造成一定的影响。按照唐山分公司8月底全部关停测算,预计2020年度河钢股份将减少生铁产量182万吨、钢174万吨、钢材167万吨。

不过,河钢股份已于今年4月收购了河钢乐亭钢铁有限公司(下称“河钢乐亭”)为全资子公司,该收购为其增加生铁产能732万吨、钢产能747万吨和钢材产能710万吨。

目前,按照唐山市对钢铁工业的整体布局安排,唐山市区钢铁企业需向沿海转移,建设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公告称,河钢乐亭钢铁项目位于乐亭沿海地区,在物流成本、工序能耗、产品档次等方面优势明显,并且能够避免频繁停限产对企业运营效率造成的诸多不利影响。

河钢股份称,河钢乐亭钢材产品和用户定位高端,建设目标为“绿色化、智能化、品牌化”的当代国内外最先进钢铁企业,拥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和盈利预期。河钢乐亭将于2020年9月陆续投产,预计到2020年底可产生铁155万吨、钢148万吨、钢材142万吨。

来源:太钢不锈公告

搬迁、关停企业49家!压减钢铁产能4757.4万吨!这个省手段真“狠”!

8月18日,河北省生态环境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新闻发言人何立涛在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发布会上表示,2018年-2020年7月,全省共压减退出钢铁产能4757.4万吨、水泥产能647.4万吨、关停平板玻璃产能2310万重量箱,退城搬迁和关停重点污染工业企业49家,提前超额完成全省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方案的目标任务。

兰博钢铁

产业能源结构偏重是河北省大气污染的重要原因。2018年8月,河北省出台《河北省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方案》(下称《方案》)提出,到2020年,全省钢铁产能控制在2亿吨以内,水泥、平板玻璃、煤炭、焦炭产能分别控制在2亿吨、2亿重量箱、7000万吨、8000万吨左右,力争淘汰和置换火电产能400万千瓦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钢铁大省河北粗钢产量约占全国粗钢产量的四分之一,此前数年间,河北省曾陷入“去产能、增产量”的怪圈。钢铁产量多、产能分散,至今仍是摆在河北省面前的待解难题。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钢铁产业是河北省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对经济和就业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所面临问题也不可回避,河北钢铁产业最大挑战就是产能过大、产量过高,唐山、邯郸、武安等地钢厂转型升级压力巨大。尤其是如何平衡经济与环保,更是当地政府亟待解决的难题。”

兰博钢铁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粗钢产量排名前10位企业的产量占全国比重为36.6%,比2015年提高2.4个百分点。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钢铁产业集中度近几年不升反降,该地区2019年产量排名前4位企业集中度仅25%,比2015年还下降了5.8个百分点。

多年来,京津冀地区尤其是河北省的钢铁产能一直是一种粗放型的发展模式,规模很大,数量很多,大量的钢铁产能过剩,产品档次又不高,污染很严重。

“目前钢企无组织排放存在点位多、排放源隐蔽、阵发性强、排放方式多样、排放总量大的整体特点。”李新创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据统计,粗钢年产量在1000万吨左右的钢企内部无组织排放源数量在2000-3000个,企业无组织排放总量占到全厂颗粒物排放量一半以上。河北省的钢企环保设施和技术水平虽然在提升,但其排放总量仍然过高,特别是叠加不利气象条件,对大气环境造成的影响更加严重。

河北省在《方案》中提出,到2020年,全省设区城市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较2015年下降28%以上,较2017年下降15%以上,达到55微克/立方米;全省空气质量平均优良天数比率达到63%以上,平均重污染天数较2015年减少25%。石家庄、邯郸、邢台市力争退出全国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后10位,唐山、保定市力争退出后20位,衡水、廊坊、沧州市确保持续向好、位次提升。

兰博钢铁

据何立涛介绍,今年1-7月,河北省PM2.5平均浓度47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3%,高于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平均下降幅度2.2个百分点,特别是4、5、6、7月份,全省PM2.5平均浓度均达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其中4月份PM2.5平均浓度为2013年以来首次达标。PM10、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6项污染物全面下降,其中,臭氧实现2015年以来首次下降。

此外,1-7月,各设区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全部改善,PM2.5平均浓度除承德、张家口市同比持平外,其他各市下降幅度较大。其中邢台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和PM2.5平均浓度分别下降20.2%、22.2%,邯郸市分别下降19.7%、18.3%,保定市分别下降17.9%、16.9%。

不过,生态环境部数据显示,2020年7月,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河北省仍有五城空气质量垫底,排在全国后十位,其中,唐山、石家庄分别位列倒数第一、倒数第二。今年1-7月,168个重点城市中,石家庄、唐山分别位列倒数第一、倒数第二。

何立涛对记者表示,今年河北省将推进钢铁、水泥、平板玻璃、陶瓷等重点行业超低排放改造,10月底前钢铁、水泥、平板玻璃、陶瓷等行业具备改造条件的企业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年底前基本淘汰无治理设施或不能稳定达标排放的工业炉窑,并加强臭氧前体物排放控制。据介绍,今年1-7月,河北省已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项目175个。

经济观察网记者注意到,今年5月,河北省政府出台了《支持重点行业和重点设施超低排放改造(深度治理)的若干措施》,制发水泥、平板玻璃、锅炉、陶瓷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地方标准,全面推进钢铁、水泥、平板玻璃和陶瓷行业超低排放改造。要求市、县统筹现有资金渠道,支持重点行业超低排放改造和重点设施深度治理,结合实际,对不同时间完成超低排放改造并通过验收的企业给予差别化财政奖励。

来源:今日钢铁

责任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钢铁交流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与处理。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